到哪里能看到nba火箭队比赛

黑产利益链5000多万条个人信息在“暗网”倒卖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黑产利益链浮出水面5000多万条个人信息在“暗网”倒卖

5月7日,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公布,经过4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江苏南通、如东两级公安机关破获了一起特大“暗网”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抓获犯罪嫌疑人27名,查获被售卖的公民个人信息数据5000多万条。这起案件也被公安部列为2019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侦破的10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典型案件之一。

除了spike蛋白,新冠病毒的表面,还有包膜蛋白和膜蛋白。针对后两种蛋白的抗体,被称作“非中和性抗体”,这种抗体“上阵杀敌”的方法则是“杀敌于国门内”:与新冠病毒表面包膜蛋白或膜蛋白结合后,非中和性抗体依靠免疫机制,介导人类机体免疫细胞对病毒颗粒的吞噬。

经查,该买家为王某阳,长期经营期货交易平台。王某阳到案后交代,购买公民个人信息是为了业务推广需要。

从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中,专案组意识到他们身后还有庞大的个人数据信息倒卖网络,“暗网”俨然成为犯罪嫌疑人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的集散地。案情重大,该案随后被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

“如此一来,病毒借助此类非中和性抗体,将免疫细胞转变为病毒的宿主,‘化敌为友’,逃逸免疫杀伤的同时,还实现‘自我扩增’。”潘雷霆说。

“这其中的抗体,就是人类机体对抗病毒感染最重要的武器之一。”黄波告诉记者,人类机体对付病毒的一个重要机制,就是产生抗体与病毒结合,然后通过多种形式来“杀灭”病毒。

“这就容易成为其他网络犯罪的‘帮凶’。”张建说,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极具社会危害性,必须严厉打击。同时,广大群众应文明绿色上网,注重提升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意识,防止个人信息在不经意间泄露出去。

“答案也不是,这要取决于时相。”黄波告诉记者,在病毒感染的早期阶段,巨噬细胞各方面功能完好,即便有部分病毒逃逸到胞浆,巨噬细胞启动的干扰素信号通路,也能够有效抑制病毒的复制和扩增。

所谓“暗网”,是利用加密传输、P2P对等网络等,为用户提供匿名互联网信息访问的一类技术手段。“暗网”的最大特点是经过加密处理,普通浏览器和搜索引擎无法进入,且使用比特币作为交易货币,很难追查到使用者的真实身份和所处位置,受到互联网犯罪分子青睐。

在他看来,“将疫苗接种机体,产生抗体很容易,但是要产生这种保护性中和抗体,却很不容易,也给疫苗研发带来巨大挑战。”

那么,非中和性抗体是否“弊大于利”?

2019年9月9日晚,专案组民警将王某城抓获归案,并在其手机上成功提取到比特币交易App以及用于储存公民个人信息数据的网盘。

不过,除了中和性抗体、非中和性抗体,其他抗体在新冠病毒面前就显得“束手无策”了。

“作为中间人,他还帮忙介绍,从中拿点‘好处费’。”主侦办此案的如东县公安局网安大队侦查中队中队长姜光程说。

“只要人类的机体产生出抗体,就能控制住病毒?这种想法可能仅仅是一种错觉,真实情况远非如此,有些抗体甚至可以反过来促进新冠肺炎的发展。”黄波告诉记者,抗体并非万能,一个事实是,有不少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体内,先前已经产生抗体,但依然无法控制住病毒,这是由于抗体的复杂性所导致。

据王某城交代,自己通过多种途径收集大量商家信息,并非法购买包括期货、外汇投资人等公民个人信息数据,在“暗网”交易平台上兜售。同时,他还通过“暗网”交易平台批量购买“股民”“车主”“银行”“房产”等行业的公民个人信息,转卖获利。

在他看来,抗体要发挥抗病毒的作用,前提条件是抗体要识别并结合病毒。但是,病毒感染人类机体后,人体内会产生针对病毒蛋白的多种不同抗体——这其中,大多数抗体并没有抗病毒的作用,只有那些“能够识别”病毒表面蛋白的抗体,才可能有抗病毒作用。

截至案发,王某城累计贩卖公民个人信息100余万条,非法获利折合人民币10万余元。

2019年10月29日,这名买家在苏州昆山落网。由此,专案组也找到了这一利用“暗网”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链条的关键一环。

据林某伟交代,自己经朋友介绍认识王某阳。自2018年年底至案发,他将从“暗网”等非法渠道购得的350余万条银行开户、手机注册等数据,卖给了王某阳及其介绍的费某贵等人,非法牟利70余万元。

至于非中和性抗体,也有“不完美的地方”。

这就意味着,仍有部分病毒会成为“漏网之鱼”,进入人体细胞。

“主要是银行开户、手机注册等方面的数据,查询属实,极易被诈骗等犯罪团伙利用,潜在危害大。”网络安全技术专家、南通市公安局网安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许平楠说。

“即便是中和性抗体,也不是万能的。”黄波说,对于已进入细胞内的病毒,中和性抗体是“无能为力的”,而在细胞之外“抵御”病毒时,中和性抗体也只能阻止其中大部分的病毒入侵。

那么,康复者血浆治疗患者的科学原理是什么?效果如何?血浆治疗是否意味着,只要人类的机体产生抗体,就能控制住病毒?在黄波看来,要回答这一个个追问,先要对血浆、抗体,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有一个科学认识。

“抗体的神奇之处也就在于此,这对于疫苗研发也有重要的指导意义。”黄波说,如果将灭活的病毒直接注射体内,引发机体产生针对病毒的抗体,便是传统疫苗产生预防接种的效果。

今年33岁的费某贵,在昆山经营一家公司,主要代理各支付公司的POS机刷卡业务。为推销业务。经王某阳介绍,费某贵从林某伟处购得350万条POS机刷卡消费数据,并分发给业务员进行有针对性的电话推销,客户购买POS机并刷卡消费的,支付公司再“分红”给费某贵。

2019年8月,南通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在日常网上巡查工作中发现,网名为“akula98”的用户在“暗网”交易平台出售公民个人信息,其中部分涉及南通如东等地市民的个人信息。

此外,王某阳不仅通过王某城购买公民个人信息,还另有渠道,购买了数百万条涉及期货和POS机的公民个人信息。

“买家有庞大需求,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这一网络黑产的发展。”南通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支队长张建说,大多数买家与费某贵的目的类似,主要将这些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用于各类广告的精准投放和业务推广,同时又继续通过“暗网”交易平台出售自己手中的公民个人信息。

黄波说,对于那些躲藏在人体细胞之内的病毒,最终还是要依赖人体T细胞进行“剿灭”。T细胞能够识别被感染细胞表面的病毒蛋白信息,从而对被感染的细胞发动攻击,并将其杀灭,其结局是,被感染的细胞死亡,躲藏在其内的病毒也遭受“被降解”的命运。

随后,专案组发现王某阳加入的某聊天工具群组,当群成员缴纳费用后,群主将一对一教授如何进入“暗网”进行交易。

不过,病毒也在不断进化,利用一切手段逃过吞噬杀伤,比如病毒被吞噬后,会想办法脱去最外层的包膜,裸露出病毒核酸,然后将核酸从内吞体中,转运至巨噬细胞的细胞质中,在那里,病毒的核酸,则会复制组装成新的病毒,并被释放到细胞外。

“因此,非中和性抗体是通过间接作用清除病毒,而中和性抗体,则是通过物理阻碍手段,直接发挥抗病毒效应,是抗体发挥抗病毒效应的主要力量。”中国微循环学会微循环与血液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南开大学教授潘雷霆说,从这个角度来看,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血浆一定要含有高滴度的抗体,尤其是中和性抗体。

然而,“暗网”能够提供给专案组的破案线索只有一个用户名,犯罪嫌疑人的真实身份无从得知,案件侦办一时陷入僵局。

不过,在病毒感染的中后期,巨噬细胞的功能出现变化,病毒则利用“可乘之机”,一方面逃逸到胞浆,一方面大量扩增,而大量扩增的病毒,反过来迫使巨噬细胞激活,进而释放大量的促炎因子,造成对肺组织的损伤。

“所以我认为,非中和性抗体在早期阶段能够发挥抗病毒作用,但在中后期,可能则会导致肺部免疫损伤。”黄波说,对于抗体的复杂性,需要人们有足够的认识。

所谓血浆,是指离开血管的全血,在经过抗凝处理后,通过离心沉淀,所获得的不含细胞成分的液体,富含血浆蛋白和各种抗体。

潘雷霆告诉记者,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康复后,身体血液中都会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提取康复者血浆输入患者体内,即引入“外援”抗体,帮助患者机体杀灭、中和病毒,这就是血浆疗法。

或御敌于国门外,或杀敌于国门内

“如果有一种抗体‘打破’这一过程,就相当于立了大功。比如,结合新冠病毒表面的spike蛋白,阻断这一蛋白与人体的ACE2蛋白受体结合,从而阻断病毒进入细胞。”黄波说。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深挖中,到案的犯罪嫌疑人已移交当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根据王某阳提供的线索,专案组很快查出另一贩卖公民个人信息的渠道来源是年仅21岁的林某伟。2019年11月12日,林某伟在上海落网。

经专案组进一步侦查,南通警方发现,自2019年5月以来,“akula98”多次通过“暗网”交易平台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数量较大。

在许平楠的带领下,专案组自建数据模型,通过深度研判,锁定“akula98”的真实身份为浙江宁波的王某城。

在黄波看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性和抗体能够很好地“扫除”障碍病毒,从而让T细胞踢好最后的“临门一脚”。

潘雷霆介绍,非中和性抗体可与病毒结合,介导免疫细胞吞噬,这种免疫细胞主要就是巨噬细胞。正常情况下,巨噬细胞在吞噬病毒后,将其包裹在内吞体里,随后,内吞体离开细胞表面,向细胞内移动,在此过程中,与溶酶体融合,而后者体内含有各种各样的水解酶,能够水解病毒,从而消灭病毒。

而林某伟的另一“暗网”渠道则是某网络公司的安全工程师贺某。至此,这一以“暗网”、私密交流软件等为交易交流平台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黑产利益链完全浮出水面。

2019年11月26日,专案组赶赴湖北武汉抓获犯罪嫌疑人贺某。日常工作中,贺某能收集到一些公民个人信息,手头上很快就积累了一批公民个人信息数据,加之其熟知“暗网”,于是通过“暗网”或熟人介绍,对外出售牟利,买家遍布全国各地。去年12月,专案组抽调30余名警力,成立6个抓捕组,先后赴湖北、黑龙江、上海、广东等8省份26市,对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的下线进行集中收网。截至今年1月,累计抓获犯罪嫌疑人27名,查获被贩卖的各类公民个人信息数据多达5000多万条。

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王某城与买家、卖家交流均使用特殊软件,且以比特币结算。专案组民警日夜追踪,从大量资金流水中,研判出一条买家的线索。

这种针对spike蛋白的抗体,被称作“中和性抗体”,阻断spike蛋白于人体细胞之外,可谓是“御敌于国门外”。相应地,细胞外的病毒,就会逐渐分解。

他以新冠病毒的感染入侵为例,该病毒通过自身表面一种形状类似钉子的“spike蛋白”(也称钉子蛋白——记者注),与人体肺部上皮细胞表面的一种称为“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 ”的蛋白质结合,ACE2蛋白随后发生形状结构变化,“携带”病毒进入人体细胞,并利用细胞自身分子,通过化学反应合成新的病毒。这些新的病毒,随后释放到人体细胞之外,利用同样方式感染周围正常的细胞,如此循环。